注册

主页 > 教育 > 高等教育 > 大学虽已遍天下 世间再无蔡元培

大学虽已遍天下 世间再无蔡元培

2017-01-04 16:04    分享者: 大黄 [经验巴士]:www.jingyanbus.com

  谨以此文,纪念蔡元培出任北大校长100周年。“拿世界各国的大学校长来比较,牛津、剑桥、巴黎、柏林、哈佛等校长中,在某些学科上有卓越贡献的不乏其人。但是,以一个校长身份,能领导一所大学对一个民族和一个时代起到转折作用的,除蔡元培以外,找不出第二个人。”——著名哲学家、教育家杜威。

  1、1917年1月4日的北京,寒风萧索。一辆马车迎着漫天飞雪,簌簌而来。车行至北京大学门口,骤然刹住。蔡元培一撩帘一挺身,健步走下车来。北大门口,校工们早已整齐分立两侧,齐刷刷地向迎面行来的新校长鞠躬致敬。蔡元培摘下礼帽,回敬以深深一躬。

  校工们面面相觑,全惊愣了——这在北大是前所未有过的事情。北大是官办大学,校长是内阁大臣待遇,从不把校工们放眼里。“校长竟然鞠躬致敬,感觉不同以往啊!”

  不是感觉,是太“不同以往”了。1868年出生的蔡元培,7岁中秀才,22岁中举人,24岁中进士,26岁成为翰林院编修。而就在所有亲朋都觉得他前途无量时,蔡元培却辞官而去,回绍兴办起了学堂。

  1912年1月,中华民国成立。受孙中山之邀,蔡元培出任民国教育总长。他担任教育总长时,教育部连他就三人:总长、次长和秘书。而且堂堂教育部,还是借了两间房屋办公。如此教育总长,真是旷了古绝了今。

  不久,袁世凯篡夺了辛亥革命果实。不满其独裁,蔡元培毅然辞去教育总长之职。袁世凯诚意挽留:“我代四万万人坚留总长。”蔡元培回了一句:“元培亦以四万万人之代表而辞职。”这一句回答,是何等的胆大包天。

  1916年,袁世凯死后,黎元洪当上大总统。他颁发委任状——力邀蔡元培出任北大校长。朋友得知后,纷纷上门劝阻蔡元培不要赴任:“北大太腐败,进去,若不能整顿,对声名有碍。”

  确实如此,此前北大已走马灯似的换了四任校长。严复、章士钊、何燏时、胡仁源,皆何等人物,但最后都灰头土脸地被“赶出”了北大。

  面对好友劝阻,蔡元培道谢后说了一句:“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?”1917年1月4日,当他脱帽向校工鞠躬时,校工们哪里会知道,这一躬不但彻底改变了北大,也就此拉开了中国现代大学之帷幕。

  2、当时的北大,乌烟瘴气,如同魔窟。学生多是“官二代”和“富二代”,有的学生一年要花五千银元,捧戏子、打麻将、吃花酒,对读书毫无兴趣。入北大读书,就是为了混一张的文凭,以“第一学府”的身份去社会上捞个官位。

  老师呢,多是开后门进来的不学无术之徒。所谓讲课,就是把讲义印出来,然后分发给学生,再诵读一遍就完事。

  史学家顾颉刚当时就读于北大,他记忆中的北大是这样的:一些有钱的教师和学生,吃过晚饭后就坐车直奔“八大胡同”,北大师生那时被妓院们称为最佳主顾。学生中还流行一种坏风气,就是“结十兄弟”。

  何谓结十兄弟?就是十个学生结拜为兄弟,毕业后各自钻营作官,谁的官大,其他九人就到他手下当科长、当秘书。这个官如果是向军阀或大官僚花钱买来的,那么钻营费就由十人分摊。这样的学校哪能出人才?只能培养出一批贪官污吏!

  顾颉刚说:“所以,当时的北大被戏称为‘官僚养成所’。”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蔡元培走马上任了。

  1917年1月9日,北京雪花飘飘。这一天,蔡元培发表了就职演说。“大学者,研究高深学问者也。”一开口,他就对大学的性质进行了精准定位。“大学不是贩卖毕业的机关,也不是灌输固定知识的机关,而是研究学理的机关。”

  随即,蔡元培明确向学生指出:“大学生当以研究学术为天职,不当以大学为升官发财之阶梯。”“果欲达其做官发财之目的,则北京不少专门学校,入法科者尽可肄业法律学堂,入商科者亦可投考商业学校,又何必来此大学?”

  这一天,蔡元培为北大发展指明了方向——成为中国之学术渊薮。“为全国文化之中心,立千百年之大计。”此篇演讲,抱负之宏大,志向之高远,惊震中国。在场之师生,在漫天飞雪下,皆被蔡之气势所慑。

  当时还是一名学生的罗家伦后来回忆说:“那深邃、无畏而又强烈震撼人们心灵深处的声音,驱散了北京上空密布的乌云,它不仅赋予了北京大学一个新的灵魂,而且激励了全国的青年。”

  随后,蔡元培委托鲁迅设计了北大校徽。鲁迅采用中国传统的瓦当形象,将“北大”两个篆字上下排列,上部的“北”字是背对背侧立的两个人像,下部的“大”字是一个正面站立的人像,意即“三人成众”,肩负开启民智之重任。

  而蔡元培自己则为北大设计了校旗。用红色代表物理、化学等“现象的科学”,用蓝色代表历史、生物进化等“发生的科学”,用黄色代表植物、动物、生物等“系统的科学”,白色是七色的总和,故用其代表自然哲学,黑色可视作“无色之色”,故用其代表玄学。北大之宏大抱负,尽展于校旗校徽中。

  北大学子们后来感叹:“北京大学虽然在维新变法中成立,却是在蔡元培先生担任校长时才得以真正诞生。”

  3、当时,北大还有不少外籍教员,其中一个叫克德莱的英国人,仗着是英国公使朱尔典的亲信,屡屡缺课,还经常混迹烟花之所。北大评议会讨论决定:规范校纪,予以解聘。

  说到评议会,就不得不说蔡元培之格局。从踏进北大那天起,蔡元培就有一夙愿:建立教授治校体制。“要使学校按既定方针办下去,不受校长一人去留的牵涉,就要建立以教授为中心的教授治校体制。这样,即使校长走了,学校也不会乱。”

  于是,蔡元培任校长才3月,他就在北大设立了“评议会”。“每5名教授中选举1名评议员组成评议会,评议会为全校最高立法机构和权力机构,凡学校重大事务都必须经过评议会审核通过。”

  如此不贪权不要权,把管理还给教职工,天下几人哉?全国第一学府,不设副校长,办公室只设一秘书,天下几人哉?而评议会所作之决定,只要是难处的“恶事”,蔡元培皆出面担当“恶人”,比如开除克德莱。

  克德莱被北大评议会开除后,朱尔典找到总统黎元洪,提出外交干预。黎元洪怕得罪洋人,派外交总长游说蔡元培,朱尔典也亲自出马找蔡元培谈判,蔡元培说了四个字:“绝无可能。”最终不惜对簿公堂,以“胜诉”方才平息此事。

  有段时间,教育部拖欠北大工资数月。北大教师生活失据,评议会决定征收少量讲义费。部分学生不肯交纳,为此包围红楼。蔡元培挺身而出:“你们闹什么?”为首学生说:“沈士远主张征收讲义费,我们找他理论!”

  蔡元培说:“这是评议会决定的,我是校长,我负责。”学生恶语相向:“你倚老卖老!”50岁的蔡元培毫无惧色,挥拳作势:“在维持校规的大前提下,我跟你们决斗!”

  学生们被其气势所慑,尽皆散去。教授治校,规范校纪,北大之师生面貌,焕然一新。学生罗家伦评价说:“陈陈相因、敷衍塞责之流弊由此尽去。”北大不但由此成为中国最自由的大学,也成为中国最规范之大学。

  4、蔡元培妻子王昭病故后,一个个媒人接踵踏进蔡家。蔡元培便在书房墙上挂了5条择偶标准:第一、须不缠足的。第二、须识字的。第三、能接受男不娶妾的自我约束。第四、丈夫死后可以改嫁。第五、夫妇如不相合可以离婚。

  不缠足、可以再嫁、可以离婚这三条,在当时都是惊世骇俗,街头巷尾议论纷纷,甚至还有老夫子坐了轿子来找蔡元培辩论。但最被北大师生们敬佩的却是第三条——能接受男不娶妾。

  当时之北京,嫖妓、娶妾皆是常态,但蔡元培自己却提出“男不娶妾”,遂成北京传奇。这个传奇,必须得从其倡导成立的进德会说起。

  蔡元培出任北大校长后,提出了一个著名观点——大学教育的目的是育人而非制器。“教育是帮助被教育的人,给他能发展自己的能力,完成他的人格,于人类文化上能尽一分子责任,不是把被教育的人,造成一种特别器具。”如何育人?蔡元培主张:成立各种社团。“人人只有先改良自己,才可能重新振兴风气。”

  1918年初,蔡元培率先发起成立了进德会:“甲种会员,不嫖,不赌,不娶妾。乙种会员,于前三戒外,加不作官吏、不作议员二戒。丙种会员,于前五戒外,加不吸烟、不饮酒、不食肉三戒。”凡要入会者均须填写“志愿书”,写明自己愿为何种会员,签名盖章。入会以后,违反戒律者,将被罚之。

  陈独秀、马寅初、胡适等人,选择了甲种会员。蔡元培自己和傅斯年等人,选择了乙种会员。梁漱溟、李石曾等人,选择了丙种会员。蔡元培践行承诺,终老没有一犯,绝对遵守“不嫖,不赌,不娶妾”三条,成为公认的模范会员。

  在蔡元培率先垂范之下,几十个社团如雨后春笋般嘟嘟冒出。静坐会,“以为卫生进德之助”。技击会,“以强壮体格研究我国固有之尚武学术”。体育会,“以强健身体活泼精神”。雄辩会,“以阐发学理修饰辞令”……

  而毛泽东,参加的是新闻研究会。社团并起,仅仅一年,北大风气就焕然一新。林语堂对此深有感触说:“风气就是空气,空气好,使一班青年朝夕浸染其中。”“人人见贤思齐,图自策励,以求不落人后。”

  这样的风气,不仅浸染了北大,也浸染了整个北京,“震开了当年北京八表同昏的乌烟瘴气”。梁漱溟后来评价说:“蔡先生一生的成就不在学术,不在事功,而只在开出一种风气,酿成一大潮流,影响到全国,收果于后世。”

  5、1940年3月3日早晨,蔡元培起床后刚走到浴室,忽然口吐鲜血倒地,继之昏厥。两天后,医治无效,溘然长逝。蔡元培死后无一间屋、一寸土,且欠下千余元医药费,就连入殓时的衣衾棺木,都是商务印书馆王云五代筹,其清贫叫人落泪。

  出殡时,很多香港市民闻声出来看热闹,遗憾的是,他们并不知道蔡元培是何许人。这个现代北大的缔造者,这个中国现代大学理念和精神的缔造者,未留任何财产,仅有两句遗言:“科学救国,美育救国。”

  此后,蔡元培之名在中国渐渐消隐,如同他隐没在杂草丛生中的墓穴。1977 年,余光中特意到香港祭拜蔡墓,他四问路人,没想到竟然无人知晓,几经周折,才在一处华人公墓内找到。

  因多年没人看顾,蔡墓已被荒草湮没。余光中心中一酸,顿时泪洒衣襟。这个健忘的世界,总还有些人不曾忘记他。1919年,美国哲学家杜威到中国访问演讲,正好目睹了“五四运动”前前后后整个过程。

  了解北大了解蔡元培后,他感慨万千:“拿世界各国的大学校长来比较,牛津、剑桥、巴黎、柏林、哈佛等校长中,在某些学科上有卓越贡献的不乏其人。但以一个校长身份,能领导一所大学,对一个民族和一个时代起到转折作用的,除蔡元培以外,找不出第二个人。”

  大学虽已遍天下,世间再无蔡元培。

    相关经验






    热门关注

    • 数码
    • 健康
    • 娱乐
    • 教育
    • 母婴

    巴士推荐

    • 美食
    • 营养
    • 家居
    • 理财
    • 游戏

    关注巴士微信号,随时了解最新生活经验

    手工巴士

    分享各种手工制品的制作经验,包括烘焙,园艺 ,折纸,手工编织,布艺,玩具,改造,串珠,绣品等内容。
    

    Copyright @ 2014 jingyan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116181号-4